当前位置: 首页 > 快报 > 财经 > 一亿网友保卫雪莲:粉丝4天破50万

一亿网友保卫雪莲:粉丝4天破50万

2022-07-02 19:54    阅读 47

雪莲冰块意外走红后,已经连续多日冲上热搜榜,这个13年坚持不涨价,一包只卖5毛钱,赚几分钱的冷饮,让无数网友看着心疼。一亿网友们自发保卫“雪莲”,在各大社交媒体上力挺,誓死捍卫自己吃平价雪糕的权利,“如果我们不吃雪莲,我们下一代就得吃钟薛高。”

一亿网友自发保卫“雪莲”

在这个雪糕越来越贵,动辄几十元钱的夏天,每包五毛钱的“雪莲冰块”意外走红,成了今年夏天人气最高的冷饮界新星。

7月2日,因负责人回应一包冰块只赚5分钱,13年没涨价,雪莲霸占了两个微博热搜。截至发稿,“雪莲5毛一包的定价13年没涨”“雪莲负责人称一包冰块赚5分”两个话题分别获得2.3亿和1.5亿阅读量。

雪莲品牌负责人在接受果然视频采访时表示,雪莲是市面上最低价的雪糕,一包利润只有5分钱左右,一包5毛钱的价格已经持续了13年左右,其主要做以老百姓吃得起的雪糕为主,因此也没有足够多的利润去研发其他产品。

这不是雪莲第一次上热搜了,过去几天来,雪莲相关的话题一直挂在热搜榜上。起因是,六月末有网友去某款雪糕车间打工两天后,爆料车间肮脏不堪,比此前“3·15”晚会曝光的老坛酸菜生产作坊还要脏,表示车间“不仅有老痰还有铁锈,脏的要死”,并贴出了图片,因外形酷似“雪莲”,雪莲被传塌房。

没想到这一爆料,却遭到网友们的口诛笔伐,许多小时候吃过雪莲冰块的网友站起来抵制,“雪莲我吃定了”“才5毛钱一袋还要什么自行车?”“你们非说雪莲脏,我们吃了20年,它脏不脏我们能不知道吗?”“如果我们不吃雪莲,我们下一代就得吃钟薛高。”

“雪糕刺客”的反义词“雪糕护卫”也被网友发明了出来,并冲上了热搜。与样子平淡无奇、售价巨贵的雪糕刺客相比,雪糕护卫指的是从小吃到大,味道不错,价格合适,拿它准没错的雪糕。

6月29日,雪莲冰块厂商连夜创建了抖音账号,在视频中发布了车间照片,并配文称:“雪莲冰块,净化车间内已全自动生产,5毛钱的情怀,安全食品,没有塌房。”

6月30日,雪莲冰块再次发布公告,称并非所有雪莲都是散乱差的作坊生产,希望广大消费者识明当地的雪莲冰块是否能够达到安全食品标准,而对于存在商标侵权、专利侵权的企业,雪莲将进行合作谈判或起诉。

短短四天,雪莲冰块抖音官方账号粉丝数已破53万,比钟薛高的粉丝数还要高,后者运营许久在抖音上的粉丝数只有46万。

在知乎、小红书等社交媒体上,网友们自发保卫起“雪莲”。知乎上最热的问题是:“如何看待网友在社交平台上对雪莲等平价雪糕的维护?”一位网友回复称,这不是维护,这是干仗,只有这样我们才有平价雪糕吃。小红书上短短几天出现了7万篇关于雪莲的笔记,排名前几位,点赞数几万的笔记全在力挺雪莲。

更令人始料未及的是,网友们发起了声势浩大的“雪莲文学”,通过改编经典文学影视著作、流行歌曲声援雪莲冰块,并表达对天价雪糕的不满。

《我不是药神》里老太太控诉白血病患者吃不起天价药的经典台词,被改编成《我不是糕神》,对认为雪莲冰块不卫生、不正规的人发出灵魂质问:“50块钱一个的雪糕我吃了三年,身子垮了,房子也吃没了,现在好不容易找到个五毛的雪莲,你们非得说它不正规,难道正不正规我不知道吗?”

最近青少年广为传唱的流行歌曲《孤勇者》也没有逃过“雪莲文学”,网友用经典歌词“爱你孤身走暗巷,爱你不跪的模样”赞美雪莲冰块:“爱你不贵的模样。”

与五毛钱的雪莲冰块形成鲜明对比的,是钟薛高、獭祭、须尽欢等一众被称为“雪糕刺客”的高价雪糕品牌。

在网友心目中,吸干钱包的雪糕刺客,恰如吃人的封建礼教:“我打开冰柜一拿,这雪糕没有年代,歪歪斜斜的每包都写上‘我是刺客’几个字,我横竖睡不着,仔细看了半夜,才从缝里看出字来,满本都写着两个字是‘宰人’。——《狂糕日记》”

到处都是天价雪糕,五毛钱的雪莲冰块就尤为可贵。在这个雪糕越来越贵,夏日获得一点清凉越来越难的年代,消费者最期待的,就是吃上小布丁、老冰棍、雪莲冰块等平价雪糕,找回童年的记忆和雪糕自由。

于是,狄更斯《双城记》开篇的格言“这是最好的时代,这是最坏的时代”被网友改编成了《双糕记》:“要记住,这是个糕厂富裕的时代,这也是一个钱包干瘪的时代;这是最坏的时代,一盒雪糕一百多块;这也是最好的时代,雪莲冰块五毛钱一袋。”

想支持雪莲却买不到

其实,雪莲冰块很难说有多好吃。

雪莲冰块的味道和包装类似雪碧,配方以饮用水和柠檬味香精等食品添加剂为主,但在夏天,吃一块柠檬味冰块,比雪碧更清凉解暑。

对于许多消费者来说,雪莲冰块是童年的记忆,他们不满足于尝试在网上创作和欣赏“雪莲文学”,更想去购买雪莲冰块,用实际行动支持它。

来自新疆的95后米莱,大学毕业后在乌鲁木齐工作,她至今仍然保留着雪莲冰块带给她的美好回忆。

米莱第一次吃雪莲冰块是在小学,当时她生活在乡下,家境困难,小时候几乎没有零花钱,只有馋得不行才能鼓起勇气和父母张口,要来五毛或者一块的零花钱。

对那时的米莱和同伴来说,雪莲冰块是奢侈品,往往是一个小朋友花钱买,和其他小伙伴分着吃,吃上一块雪莲冰块,就像山珍海味一样。没想到长大以后雪莲冰块不仅变成了平价雪糕,在市场上也买不到了。

6月30日看见热搜后,米莱想起了童年的味道,走遍公司附近的便利店和小商店,都找不到雪莲的踪影,最后还是在乡下上学的妹妹去村里的小卖部,找到了一种不知是哪里生产的雪莲冰块,拍照发给了米莱。

像米莱这样的消费者不在少数,看到雪莲上热搜后,一堆网友想支持,没想到走遍了家周边的商店,却没找到一家售卖的。一些人无奈地跑到微博上求助:“想买,找了一圈都没找到,连万能的淘宝都没有。”“谁能告诉我雪莲在青岛哪里有卖的?”“我想买雪莲,谁能告诉我北京哪里有卖的?”“坐标成都,想问哪里有卖雪莲的,我要买一箱。”

米莱感叹,现在的城市里,不管是超市还是便利店,别说5毛钱的雪莲,就连1元左右的雪糕也少见了。

平价雪糕为何消失?

平价雪糕消失是多种因素叠加的结果。

据艾媒咨询调研数据,2008年至2020年,牛奶、淡奶油等原料成本上涨了大约80%。在成本压力下,很多消费者从小吃到大的经典产品都选择了涨价,老冰棍从5毛钱涨到1元,蒙牛随变雪糕价格也翻了倍。

为覆盖成本选择涨价倒也无可厚非,但企业频频推出高价雪糕可不是成本上涨那么简单,业内人士就曾向《财经天下》周刊表示,雪糕成本到达一定水平就很难往上涨了,高价雪糕基本上都存在较大幅度的溢价。

一位经销商曾向媒体透露,售价13元的钟薛高,给到他们的进货价是7元,18元的钟薛高,进货价也不超过8元。同样有雪糕生厂商表示,一根售价15-30元的文创雪糕,成本只有6元,这还是包含冷链运输成本在内。

市场上平价雪糕越来越少,高价雪糕越来越多,核心因素还是利益使然。高价雪糕的毛利率是平价雪糕无法比的,卖出一根高价雪糕的毛利顶得上十几根平价雪糕,追求利润的企业自然愿意多推高价雪糕。

在业内人士看来,为了稳定自己的高端人设,钟薛高也使用了一些营销手段,投了一堆广告,目的就是给大家洗脑——雪糕卖得贵是正常的。

而钟薛高的追随者们,也有样学样,在营销上做足了功夫。国潮复兴,包装上便加入中国元素,联名盛行就纷纷搞起联名。这不仅有品牌溢价,更有营销溢价。可品牌功夫做的再多,买单的始终是消费者。

“我们一直强调并呼吁企业放缓在一二线城市投放高端和超高端产品,因为整个市场还是要坚持以消费者的需求量、消费量提升为核心,如果盲目追高,会使整个市场趋于萎缩,对市场整体来说是不利的。”宋亮如是建议称。

另一方面,监管机构也注意到“雪糕刺客”暗处伤人的现象,出台政策进行限制。

据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消息,自今年7月1日起,《明码标价和禁止价格欺诈规定》正式施行。规定明确指出,经营者应当以显著方式进行明码标价,明确标示价格所对应的商品或者服务,且要做到真实准确、货签对位、标识醒目。

7月2日,“发现雪糕不标价可立即投诉”的话题冲上了热搜,截至发稿获得1.8亿阅读。评论一边倒,网友们纷纷留言称:“我希望所有雪糕都在包装上印上零售价”“以后谁不标,往死里罚。”“你保护雪莲,我保护你。”